精彩小说尽在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 - 六味书屋微小说!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我是诸天第一圣》在线阅读 > 第166-170章

第166-170章

米一克
    是不是?

    天底下就未曾有过这样的道理,你可以无缘无故的杀我全家,我就不可以报复杀你全家?

    凭什么?

    这也是苏青为何对此袖手旁观的原因所在,不值得,这蝙蝠妖虽有业力但无因果。

    总之就是一句话。

    此乃金山寺种下的因,自然,这果也该是金山寺自己吃下去。

    苏青瞥了一眼自己的弟子白素淡淡的说道:“现在明白过来为师为何不让你插手了?”

    白素似了然,点头道:“弟子明白。”

    苏青:“善。”

    这才成婚刚刚一年出头,这就觉得腻歪了,想着波不及待的入劫中?

    苏青摇头道:“楚仙是个傻愣子,你也傻吗?此病非凡间药石能医,正打算用自己的本元之力给他修善功吗?”

    白素低头道:“老师,弟子这不是想着多积累一些……”

    “积累什么?”

    苏青淡淡的说道:“此乃天数使然,因你之气运,方才能使他投机取巧无须度万万劫难而只需四十六难便可全了天数入主仙庭。”

    一想到这苏青更是有些怒气了。

    还是那句话。

    有些事情刚开始的时候不会觉得生气,但在之后的日子里面会越想就越来气的。

    平白无故的,跟他称兄道弟的家伙竟然娶了他的弟子,这叫个什么事情?

    想罢。

    苏青顿时将目光落到了老实乖巧坐在白绫身边的红鲤身上说道:“还有你。”

    红鲤一愣。

    我怎么了?

    苏青说道:“前些日子,你是不是去抓弄那个叫什么能忍的小和尚了?”

    红鲤笑道:“老师,我是看他那呆头呆脑的模样,着实可爱,而且老师你不知道,那小和尚傻愣愣的,愣是没有看出来我也是妖。”

    白绫敲了一下红鲤的小脑袋说道:“什么妖气,你是我大教弟子,修的是大教功法,妖气早无,加之那小和尚佛法不精能看出来才有怪事呢。”

    红鲤低头哦了一声。

    苏青见状摇头不已起身说道:“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让他赶紧离开。”

    白绫看着起身的苏青问道:“你去哪?”

    “贫道出去转转,免得见到他出来,忍不住一巴掌将他拍成肉泥。”

    “……”

    说着。

    苏青身形在原地隐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待得苏青身形出现之后已然是站在了一处活火山的口子上了。

    下处。

    岩浆喷薄不断,滚滚热浪夹着岩浆袭来,岩浆溅在山壁上顿时被火耀石给吸收让其更加的黑亮了。

    “吼!”

    伴随着岩浆不断的喷薄之时所发出的怒吼,其中还夹着一动物强忍着剧痛的愤怒嘶吼声。

    是只蝙蝠妖。

    准确的来说,是一只用火耀石打成的铁链束缚住自己,将自己沐浴在岩浆之中,借以此法锤炼几身修那肉身修行之法有着强悍肌肉的蝙蝠妖。

    蝙蝠妖昂天嘶吼,面露仇恨之光,任由那一波一波似潮水的滚滚岩浆将其吞没。

    白天之时,蝙蝠妖便是借用此法,一边锤炼几身,一边躲避着金山寺法海的追查。

    黑天之时,蝙蝠妖便解开此法,带着滔滔的心中恨意不远万里飞往余杭城做那复仇之事。

    苏青望天。

    下一秒。

    天上云层悸动,待得云朵唤来之后,苏青隐去了身形,落去了火山之中。

    铮!

    啊!

    受这滚滚岩浆侵袭之痛苦的蝙蝠妖努力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想要逃离但却凭着仇恨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岩浆退散之后,其身躯之上岩浆冷却形成一铠甲,待得岩浆袭来,铠甲融化,周而复始……

    “也罢,贫道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

    苏青右手法力点出,法力涌动,岩浆如柱冲天而起,瞬间将蝙蝠妖隐没其中……

    刹那间。

    滚滚岩浆尽数覆盖蝙蝠妖周身,待得如柱岩浆退散之后,蝙蝠妖身上岩浆涌动不息,只是一息的功夫,便有一副铠甲凝结于身,其束缚着他身躯的火耀铁链亦是融化在其手上凝结成了一火耀铁棍。

    “金……山……寺……”

    蝙蝠妖凶光并露,双眸腥红一片,昂天似吼一声,之后便是拍打着翅膀带来阵阵恶风转瞬之间呼啸而出了火山口,直接奔赴那万里之远的余杭城中。

    稀拉拉!

    四周栖息在山壁上的诸多蝙蝠亦是突兀的睁开双眸,看着一飞冲天的主人直接拍打着小翅膀跟了上去。

    苏青见状嘴角微微上弧。

    不得不说,有时候,做一做那幕后黑手的感觉还是有些令人心神愉快。

    至于这般做法招惹的因果?

    嗡!

    诸天青云位于头顶之上,一转之下,便是彻底的消了此番因果。

    夜晚。

    余杭镇中正有一场为这半年来死去亡者所举办的水上灯会,热闹非凡,纵惯于余杭城中的河道之上,皆是首尾相连的船只,好不热闹……

    小和尚能忍正抓紧着时间啃着手上的馒头,毕竟他修为还没到家,准确的来说,是功德积累的不够导致迟迟无法晋升,是以还是需要饱腹一番的。

    除魔是要紧事,但没吃饱怎么有力气降魔呢。

    就在能忍啃着馒头的时候,肩膀抖的被人一拍。

    能忍嘴叼着馒头看去,见得一袭红衣的红鲤吃惊道:“哎,朋友,是你啊,你怎么在这?”

    红鲤笑道:“小和尚,又见面啦。”

    能忍看了看四周随即朝着红鲤说道:“朋友,你赶紧走,这里很危险。”

    红鲤问道:“是吗?有什么危险的?”

    “这里有妖怪。”

    “哦,我也是妖怪呢,那你也来抓我呗?”

    “朋友,你别闹,你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妖怪,你赶紧走。。”

    “小和尚,既然那么危险,那你也一起走啊。”

    “不行,我还要抓妖呢。”

    “你没听过,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吗?都送你一句,你不会是他对手的,我劝你啊,还是早点放弃吧,要不离开金山寺,跟着本姑凉呗。”

    “不行的,师傅跟我说了,今天那只蝙蝠妖必定出来,一定要抓住他。”

    “那算了,那你就去送死吧。”

    红鲤活动了一下身体,抓着身边属于能忍的罗盘丢到了一边。

    罗盘上的指针突突个不停。

    下一秒。

    爆了!

    ……、

    是的。

    爆了。

    小和尚能忍见到这一幕,抓起连指针都彻底弹飞了的罗盘,吞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好……好……好厉害的妖啊。”

    红鲤注视着从跨半凉亭边上路过的一艘画舫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啊,只是有个女孩被蝙蝠咬住了脖子而已,哎,还血淋淋的呢。”

    能忍嘴巴微张看了一眼过去的画舫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

    红鲤起身双手后背看着呆萌萌的能忍小和尚,一脸微笑且神秘的说道:“因为,我也是……”

    “红鲤!”

    就在这时,红鲤不由的转身看去,就见得不远处的白绫在那边呼唤她,红鲤心中吐了吐舌头,随即转身朝着小和尚能忍道:“走啦,小和尚,祝你抓妖顺利。”

    说罢。

    红鲤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老师白绫的面前有些心虚的低头道:“师傅。”

    白绫抬头看了一眼凉亭中似乎拿不定注意究竟去不去的能忍小和尚,摇了摇头朝着红鲤低声道:“回去将静心经抄上百遍。”

    红鲤啊了一声。

    白绫敲了一下红鲤的脑门道:“别人遇情劫都如遇蛇蝎一样避之不及,你倒好,上赶着过去。”

    红鲤捂着脑门听言笑了一声道:“师傅,怎么可能,我的情劫怎么可能应在这小和尚身上,我只是看他有趣,估计逗他一逗罢了。”

    白绫微微一笑。

    看他有趣?逗上一逗?

    这已经是情劫最明显的征兆了。

    “走吧,回去抄写静心经,两百遍。”

    “啊!”

    “啊什么啊,回去。”

    “……是!”

    红鲤只能点头应是,随即乖乖的跟在了师傅白绫的身后回转着朝着家中走去。

    凉亭中。

    能忍小和尚也动了,直接越过了凉亭,大喊着各种让开,奔跑在河道的边上开始追逐着那幽幽向前的画舫。

    一时间。

    各种怒骂小光头的声音不断传来。

    还是那句话。

    能忍功德积累的不够,在五五分开的情况下,迟迟未能在西方灵山修炼体系之中获得晋升的资格,是以,他师傅能脚踏水行而佛光普照,而他只能够双手持金钵与这河道边上,脚踏实地的追赶者……

    不多时。

    嘭!

    能忍小和尚一点石台,一手持一金钵好似大鹏展翅一样飞跃到画舫船顶朝着那舞动着琵琶等乐器的几位肤色白芷的穿着抹胸装的女子喝道:“金山寺能忍在此,佛光普照,人间有法,妖孽还不速速现行。”

    话语落。

    那几位肤色白芷的抹胸女直接双眸变细张嘴朝着能忍小和尚露出了嘴中那两尖尖的獠牙。

    duang!

    能忍手上金钵一拍,便有大音传出:“虚张声势。”

    四只沦为奴隶的女子蝙蝠妖背后撕裂,便有一双巨丑无比的翅膀延伸而出。

    刹那间。

    河道两边的人们顿时惊呆了。

    “妖怪啊。”

    “啊!”

    “有妖怪!”

    “咚咚咚!”

    一时间,河道的两边的人群瞬间如同开水沸腾了一样开始炸锅了。

    走到遇仙桥那边的红鲤扭头看去。

    在旁的白绫淡淡说道:“回家。”

    红鲤看着被无数小蝙蝠围攻的能忍小和尚,叹了一口气,朝着身边的白绫道:“又少了一个朋友。”

    白绫淡淡说道:“他现在还是西方教的弟子,可不是你的朋友。”

    红鲤点了一下头,随即一愣。

    现在?

    红鲤正准备抬头问去的时候,就觉得光景变化,已然是到了家中后院了。

    白绫指着藏经阁的位置说道:“去吧,三百遍静心经。”

    红鲤:“……”

    一百遍?

    两百遍?

    三百遍?

    似乎感到自己洞悉了规则的红鲤低头一言不发的朝着藏书阁那边走去,三百遍静心经,这怕是要抄录整整一天一夜了。

    河道上。

    手持着火耀棍的蝙蝠妖自画舫之中撕裂而出,直接一把抓住了拿着金钵拍来拍去的能忍小和尚。

    能忍大惊连忙使出了看家本领:“师傅救我。”

    正在北街一关门店铺门口低头琢磨着什么的法海耳朵微动,顿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嘭!

    蝙蝠妖一飞冲天,直接将能忍小和尚拥入怀中,便是拍打着巨大的翅膀呼啸着朝着来时的火山口轰去。

    “妖孽!”

    法海取下脖间的念珠,念珠破空,法海右脚迈出,直接站在念珠之上急速的朝着已经是一眨眼之间就飞出余杭城的那只蝙蝠妖快速的追击而去。

    轰!

    “啊!”

    能忍小和尚落在火山之中的岩石之上,惨叫一声奋力的挣扎着。

    咔擦一声。

    能忍瞬间昏死过去,蝙蝠妖暴露着嗜血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能忍小和尚的脖间,嗜血双眸闪烁之中,下一秒,便是直接露出血裔獠牙撕咬了过去……

    十息。

    轰隆!

    蝙蝠妖抬头看去,舔了舔嗜血的舌头,右爪一抓,便将火耀棍抓在手上拍打着翅膀朝着那呼啸而至的法海一棍子呼啦了过去。

    咚!

    法海脚下的念珠自动而起,化作那铁链束缚住了铁棍,法海右手成佛手印直接轰在了蝙蝠妖的胸口。

    铮!

    金戈之声传出,法海注视着蝙蝠妖身上的铠甲陡然失神了一会儿。

    蝙蝠妖松开自己的棍子,直接以身涉险,如拥抱能忍小和尚一样拥抱住了法海,随后便是调转方向,朝着身下的火山岩浆口呼啸而去。

    这只蝙蝠妖是打算跟法海同归于尽。

    只是……

    法海可不是能忍,几番打斗之后,法海挣脱了开来,随即反客为主坐压在蝙蝠妖的身上,右手微亮,便是取出了一西方灵山赐予他的功德匕首。

    此匕首,乃是西方灵山那本无和本空所炼制,与功德池中浸泡了三百多年,持之杀妖不沾因果。

    下一秒。

    功德匕首插入蝙蝠妖体中,功德金光一闪,匕首直接无视这身上的铠甲瞬间入了蝙蝠妖的体中。

    “嘶!”

    “吼!”

    蝙蝠妖吃痛怒吼不已,咔擦一声,直接将自己的翅膀给弄折了裹住法海朝着下方的岩浆池落去。

    轰隆!

    蝙蝠妖落入岩浆池之中顿时引起了岩浆的反应,瞬间将蝙蝠妖给裹了进去,一生修为在功德匕首之下尽数散去的蝙蝠妖瞬间灰灰……

    法海凌空挪御,脚踩在巨石之上看着岩浆之中不断融化的巨大蝙蝠妖单手上举诵了一句阿弥陀佛。

    之后。

    法海目光落在了自己弟子能忍的身上。

    ……

    咚!

    金山寺上佛钟敲响,钟声如同涟漪一样朝着四周荡开,将这暮气一层层消去。

    湖面上。

    一耸立在湖面石台上的石头佛像做那拈花微笑状双眸微闭看向一方。

    一袭白袍的法海手持着白金禅杖带着念珠站在船头,身后,是倒在其中昏迷不醒脸色发白的能忍小和尚,在其后,便是一船夫在摆桨划船……

    船只的到来吸引住了金山寺脚下那正在清扫着石头台阶的小和尚们的注意力。

    一小和尚指着湖中的船只惊喜朝着身后的五六个小和尚说道:“你们快看,主持大师和能忍师兄回来了。”

    “主持大师来回了。”

    “我去告诉其他弟子。”

    “我们快去迎接吧。”

    几个小和尚顿时将手上的扫把一丢,便是分工明确了起来,一人丢下扫把朝着寺中跑去,其余几人赶忙沿着台阶而下跑去码头边迎接着法海与能忍。

    寺内露天大厅中。

    “主持。”

    一脸型圆圆的灰衣和尚看着被几人抬着的能忍小和尚,不由的朝着法海问道:“能忍师兄这是怎么了?”

    法海持禅杖而行道:“他中了蝙蝠妖毒。”

    灰衣再问:“那主持,能治得了吗?”

    法海脚步一顿,随即重新抬脚淡淡的说道:“那就要看他的造化啦。”

    灰衣僧:“……”

    苏青院中。

    凉亭中,苏青手上白子落下,刹那间,乾元棋盘上众多黑子化光落入白绫面前的棋子盘中。

    白绫眨了眨眼睛,之后将棋子盘往旁边一推,好似撒娇道:“不玩了,妾身不玩了,夫君都不知道让一让我。”

    苏青笑道:“怎么没让,贫道可是一开始已经让了你二十四子了,莫非还要贫道让满三十二子?”

    白绫点头。

    苏青一时语塞,无语道:“绫儿莫闹,若是如此,贫道干脆向绫儿认输好了。”

    白绫微笑道:“真的?夫君认输了?”

    苏青顿时傻眼。

    下一秒。

    苏青摇头不已道:“行,那就算贫道认输就是了。”

    白绫顺势一扫乾元棋盘,白子尽数化光,看向苏青眨眼道:“这话可是夫君说的,夫君可别反悔。”

    苏青更是无奈。

    围棋博弈,遇到势均力敌的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但遇到像白绫这样的?

    认输就认输吧。

    苏青心中微微一笑,右手一挥,将乾元棋盘重新收回,便是看到了红鲤打着哈欠从藏书阁之中一步一步踩着小碎步从其中走出。

    红鲤走到凉亭处,朝着白绫说道:“师傅,三百遍静心经已经抄好了。”

    白绫点头道:“行吧,去找你姐姐吧。”

    红鲤诺了一声,转身之后便是脚步欢快的朝着门口走去,随后,便是推门而出了。

    苏青收回目光道:“绫儿就不怕你这徒儿此番一去,便有可能落了情劫之中?”

    白绫眼角含笑道:“妾身和夫君可不一样,这情劫,还是早早的经历一番,越早,越能断,想要放下,唯有拿下,都未曾拿起,谈何放下呢。”

    苏青笑而不语。

    且说红鲤那边,出了院子之后,红鲤便是脚步欢快的沿着青石板朝着出城的方向走去,出了余杭城之后,更是脚步带风的朝着城郊姐姐家赶去。

    不多时。

    行走在小道上的红鲤脚步一顿,目光转向看去那位于路边一早已荒废的宅子中。

    小和尚?

    红鲤心中嘀咕着,脚步更是犹豫不止,但也只是过了一会,红鲤便是朝着这荒废的宅子的方向走去。

    进去。

    红鲤眼前一亮,看着正准备上吊的某个小和尚微笑道:“呦,小和尚,你换造型了?”

    双手……

    不对。

    是双爪扒拉着上吊绳的能忍小和尚了无生念的看着红鲤说道:“朋友,你快走吧,听说上吊的死像是很难看的,你会做噩梦的。”

    红鲤眼珠子转了转,想着昨晚抄写静心经时所看到的一本杂书上的内容说道:“我知道啊,你死了之后,身体会变成紫色,舌头会伸出来,连眼珠子都会掉下来,书上是这么说的,那你试试看,我看看是不是这样。”

    能忍小和尚表情呆滞。

    下一秒。

    能忍小和尚面孔便是扭曲了起来,抽掉了能忍小和尚脚下椅子的红鲤憋着笑看着能忍小和尚的表演。

    不多时。

    脚尖点着椅子的能忍小和尚立刻将自己的脑袋脱离了上吊绳蹲在椅子上大口喘气。

    红鲤双臂环抱道:“我看你啊,根本就不想死。”

    “你根本就不懂。”

    能忍扒拉着自己这变异蝙蝠手掌欲哭无泪道:“我是金山寺的和尚,就该降妖伏魔,现在你看我这样子,我自己都变成妖了,你想啊,我以后要是碰到以前我捉过的那些妖,多没面子啊,而且现在我金山寺也回不去了。”

    说着。

    能忍直接将还在变异的大脑袋埋了起来。

    红鲤拍了一下能忍的肩膀安慰道:“作妖就作妖呗,妖有什么不好的,不一定说妖就是为非作歹的啊,妖也有好妖,也有一心向道的呢。”

    能忍抬头道:“真的?”

    红鲤点头道:“对啊,正好,你都成妖了,西方教肯定是不再要你了,干脆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啦,其实啊,我也是妖……”

    能忍微楞。

    红鲤微微一笑,身上红灿灿的鳞片随即覆盖。

    下一秒。

    能忍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右爪且语无伦次的指着红鲤发出一连串不知名的声音。

    红鲤怒了:“你干嘛,以前你是和尚,还是个修为不咋地的和尚,现在你是妖,大家都是妖,你干嘛歧视我?而且,我身份可比你高贵多了,我是锦鲤,能主富贵的,你呢,一只巨丑的蝙蝠妖。”

    能忍注视着自己的畸形爪子,嘴巴微张,一种莫名的悲痛自心中而起。

    能忍哭了。

    红鲤更加开心道:“念在大家相识一场,作妖我有经验,这样,本姑凉心善,就抽空花一点儿时间,就教教你如何做一只成功的妖吧。”

    能忍欲哭无泪不停的说着骗子。

    红鲤则是已经一把拉着能忍的蝙蝠手出了宅院了。

    随后。

    树林中,能忍被倒吊了起来。

    其模样,欲哭无泪。

    其表情,端的是闻者落泪,看者伤心。

    ……

    “啊……”

    “放我下来。”

    “快放我下来。”

    丛林中,若是有行人路过此地,怕是当即会吓得魂魄失守就此去附近的城隍殿之中报道去了。

    无他。

    但见那丛林的一颗歪脖子树下面正悬吊着一丑得莫名出奇的怪物。

    此怪物形象面如青靛,发似朱砂,眼睛暴湛,獠牙横生,出于唇外、长那雷公嘴。

    背后双肋更是有一双布满纹路的形如鸡翅的大翅膀。

    换了一副模样的能忍呐叫道:“不行了,早上吃的是韭菜,都快要吐出来了。”

    站在不远处手里抓着一根狗尾巴花的红鲤说道:“蝙蝠就是倒吊的嘛,你要快点习惯,你现在是蝙蝠妖了,不然的话,将来遇到其他的蝙蝠妖,你怎么办?”

    “我脑子都充血要爆炸了。”

    “脑子充血人会变得更聪明,这样,我问你一个问题啊,我漂不漂亮。”

    “……我现在两眼冒金星,你的脚在上,头在下,你说,你是漂亮还是不漂亮。”

    “……好吧。”

    红鲤耸了耸肩,右手微动,束缚着能忍双脚的绳子自行解开,咚的一声,能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背后那形如鸡翅的翅膀还抖动了一下。

    红鲤走去乘着能忍失神之际塞了一鸡腿。

    能忍一愣。

    下一秒。

    能忍便是双手合十不停措地口呼罪过,旁边的红鲤那处一竹筒不动声色的递了过去:喝口水淑淑吧。“

    能忍回神接过竹筒便是饮了一口。

    “噗!”

    能忍直接喷出漫天血雾,这哪里是水,明明就是鸡血……

    红鲤起身摆手道:“好啦,你对我起了色心,又吃了肉,喝了血,连破三戒,恭喜你,和尚这个身份你回不去了,以后老老实实的作妖吧。”

    能忍……

    哇的一声便是哭起来了,这哭声,当真是能让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就在这时。

    远处隐有金轮声传来,红鲤起身,直接右手法力一推,便是将能忍推进了树林之中:“小蝙蝠,看,你一变成妖,你家师傅就要来收了你了。”

    说罢。

    红鲤直接朝着丛林外面掠去。

    外面。

    一袭白衣袈裟脖间带有念珠的法海领着贪、嗔、痴、爱、恶五位弟子落于此地。

    “空花幻月,不过都是妖物用来迷糊众生的把戏罢了。”

    法海注视着林中竹海淡然说着,右手上高举灵山所赠钵盂,钵盂大放佛光便是朝着竹林轰然而去。

    “叮铃铃!”

    “……”

    在这漫天佛光朝着丛林侵袭而去的那一刻,铃声响起,红鲤双手舞动手腕处的铃铛,铃铛声阵阵,自有法力涌出将这漫天佛光排除在外。

    法海看着从其中走出来的红鲤表情无变道:“红鲤精,你果然在此。”

    说着。

    法海朝着他身边的五大弟子说道:“布下伏魔阵法,今日须度了这只妖物。”

    贪、嗔、痴、爱、恶五位弟子点头,或持金轮、或持金钵、或持法杖齐齐朝着红鲤掠来。

    红鲤表情不变,右手一晃,朝着法海亮出玉牌道:“和尚,我可是东海蓬莱岛的弟子,你敢动我?”

    法海看着红鲤手上亮出的玉牌,宣了一句阿弥陀佛之后说道:“妖物,你夺我金丹,此乃因果,你需在我佛前忏悔五百年。”

    嘭的一声!

    法海手上的白金禅杖剁地,双手舞动便是褪下了身上的白衣袈裟。

    “唵嘛呢叭咪吽,我佛自成界。”

    袈裟腾空飞舞,刹那间,白衣袈裟之上佛印亮出,射向四周便是自成了一界。

    贪、嗔、痴、爱、恶五灰衣弟子也已经到了红鲤身前,手上的佛宝尽数朝着红鲤罩去。

    红鲤双手一翻,手腕上以海底银丝为线而串联起来的银索铃铛顿时铃声大作。

    五个灰衣和尚手上的动作顿时一滞。

    下一秒。

    红鲤便是掠出了五灰衣和尚的包围圈,手腕上的铃铛在响,便是轰出漫天法力朝着那手持着白金禅杖的法海轰去。

    “雕虫小技。”

    法海嘴角微微上弧,白金禅杖一点地面,禅杖之上的滚滚金筒自行而转,大有一副金光普渡的模样与之法力对轰了起来。

    红鲤后退一步,微微一愣,便是再运出法力,法力呼啸而出,裂开了地面与树木。

    “到了临头还执迷不悟。”

    法海视着呼啸而至的法力如无物,右手成拈花之势,直接朝着那漫天而至的法力退去。

    嗡!

    嘭!

    佛手现世,轰破了这漫天法力,随即更是去势不见的直接印在了红鲤身上。

    轰!

    红鲤身上青光一闪而过,随即便直接到飞出去。

    “妖物,贫僧今日就收了你。”

    法海说罢,取出自己的钵盂,钵盂之中便有金光而生,随后一点地面直接钵盂对准了好似昏死过去朝着后面到飞而去的红鲤。

    天际!

    白绫柳眉一挑,便有无尽煞气而出。

    旁边的苏青赶忙拦住了白绫摇头道:“绫儿算计的好好的,怎么到了眼下就全都不管不顾了?”

    白绫指着笼罩四周的白衣佛印急忙道:“红鲤快要被收了。”

    “不急不急。”

    苏青做神秘微笑状:“且看下去,贫道保证这件事情不会发生,毕竟绫儿也就这么一位弟子。”

    白绫将信将疑的瞥了一眼苏青。

    苏青笑道:“绫儿之前不是说的头头是道,且能一石二鸟,怎么自己先慌了?”

    不管是白素与红鲤,因一枚金丹之作用,都是与金山寺,或者说与法海有了因果的。

    白素的因果之事乃是应了劫数,不提也罢。

    但红鲤?

    若想着红鲤一心走仙道,此因果不能不了,毕竟红鲤终究是因为法海的一枚金丹而得以存活下来的。

    是以。

    此因果需要做过一场。

    正好能忍小和尚出现了,所以白绫就相处了一个一石二鸟之策,不仅仅能全了这段因果,而且还能直接提前把该来的情劫给他破了。

    只是……

    看模样,白绫俨然属于那种计划很全面,到了实施之时就有些无有信心的模样呢。

    苏青注视着下方的变化,直接伸手指向一处,示意脸色有些焦急的白绫看去。

    佛域之中。

    就在法海那钵盂大光快要笼罩住驻着峭壁红鲤的那一刻,下方伴随着风雷之声与恶风传来的那一刻。

    能忍拍打着自己的风雷双翼一把将红鲤拥入怀中。

    法海双眸猛缩。

    下一秒。

    却是心神牵动之下,将手上的钵盂挪到了另外一处,若不是回神快速的扒着峭壁,怕是已经掉落下去了。

    ……

    “能忍。”

    “……师傅。”

    峭壁之上,法海整个人都似乎苍老了几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这面前面如青靛嘴如雷公的妖物竟然真的是他从小呆在身边细细教诲的徒弟能忍。

    能忍将红鲤拥在怀中,身后的双翼隐有风雷之声。

    能忍看了一眼昏迷过去的红鲤,随即百般纠结的朝着法海说道:“师傅,放过她吧。”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法海双眸微红,随即一低甩了一下金山寺的方向低声道:“跟我过去。”

    能忍说道:“师傅……我……我这模样……弟子已经回不去了。”

    他现在非是西方佛子,而是妖了,不再是那个随着法海下山斩妖除魔的小和尚能忍了,眼下的他是蝙蝠妖能忍……

    法海嘴唇微动。

    西方教中可有妖物。

    有。

    但……

    妖物在教中的等级可是比那善信们的等级还是要低上一个等级的呢。

    畜生!

    无论有无灵智,妖物在西方教之中都只有这么一个称呼。

    能忍见得自己师傅的表情似乎也了然了。

    下一秒。

    “师傅……”

    能忍双眸含泪道:“您以后都保证。”

    说罢。

    能忍将红鲤一托,背后的风雷双翼拍打振动间,直接没入了云层,就在快要抵达白衣佛号的那一刻,峭壁上的法海闭上双眸猛然一挥手。

    轰!

    白衣佛号熄灭,袈裟落下,法海一卷袈裟,稳稳落在地上看着远处的能忍和红鲤低头不语,却是不愿让人见得他此刻发红的双眸……

    云层上。

    苏青看着能忍飞去的位置,再看了一眼下方的法海,随即朝着身边的白绫说道:“绫儿先去,贫道欲与这法海见上一面。”

    白绫想了一会点头道:“那夫君记得小心些。”

    苏青哈哈一笑。

    白绫也没在说什么,直接朝着飞的快起的能忍追了过去,她只是想借此一石二鸟,可压根没打算让她的徒弟红鲤真个的来上一情劫深陷。

    轰!

    “什么……”

    “定!”

    苏青右手连连点出,那远处的面面相窥还处于震惊当中的贪、嗔、痴、爱、恶五位灰衣和尚顿时身形如同粘在了原地一样。

    “吾说无量。”

    苏青双手背负看着抬头看向他的法海轻声一笑道:“贫道原本以为,这金山寺的法海和尚真个就是铁石心肠遇妖斩妖,遇魔斩魔,如今看来,法海和尚却也是有那六欲凡心的呢。”

    法海双眸微红看着苏青不言不语。

    苏青说道:“放心吧,贫道没打算对你出手,你以因果行事,贫道无有阻拦,不过,和尚刚刚因为自己的弟子主动放弃这段因果却是有些出乎贫道所料。”

    法海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秒。

    法海却是恢复到了之前那般高僧的模样,双手合十不悲不喜道:“青云功德仙来此,怕不是只是为了要跟贫僧说上这些话吧。”

    苏青暗自赞叹了一声,随即摇头道:“当然不,贫道来此只是为了告诉和尚一句话。”

    法海不言不语。

    苏青言道:“和尚修佛修了也有四百多年了,但和尚,你对妖物的定义是何,和尚你可知?”

    说着。

    苏青不等法海思考便是自顾自的望天而道:“贫道也曾看过一本佛经,上面有位法师曾言,人人都是佛菩萨,只要你觉悟了,不迷惑了,都是佛菩萨,反之,若是你迷了?迷了那就是妖魔鬼怪。”

    说完。

    苏青低头看向法海嘴角轻笑了一声道:“和尚,你说,你现在是悟了,还是迷了?”

    说罢。

    也未等法海回神,甚至也没再去看法海的表情,只是一刹那间,身形在原地便是化作了青云徐徐而上。

    在苏青消失的那一刻。

    刚刚那被迷了六识的五位灰衣和尚也恢复了神智,急忙的朝着他们的师傅跑来。

    远处。

    十里桃花林中。

    白绫落地右手一招,那在能忍怀中欲要苏醒的红鲤陡然飞起,法力涌动之间,红鲤便悬浮在了白绫的身边。

    能忍注视着突然出现的白绫满是警惕。

    “九尾狐,把她还给我”

    “还给你?”

    白绫一笑之,身后点缀着一撮粉红颜色的九尾隐现而出,刹那间,整个桃花林中更是凭空的添多了几分妩媚:“我是她的老师。”

    白绫右手一点红鲤的眉心,助红鲤沉沉睡去之后,白绫这才将目光重新落在了能忍身上说道:“眼下你已成妖,那么,小和尚,你现在还觉得,妖有好有坏,还是一个笑话吗?”

    能忍迷茫摇头道:“我不知道。”

    白绫呵呵一笑,正欲说话之时,缕缕青云从天落下,青云凝结,苏青自青云之中走出。

    苏青扭头看了一眼昏睡过去的红鲤,随即看向能忍小和尚说道:“成了妖,是不是感觉你的天空都成灰色的了?”

    能忍抬头看去。

    苏青说道:“贫道有一法,能助你开悟。”

    能忍微微一愣随即满是警惕的看向苏青摇头道:“不了,我觉得灰色的天空也很好。”

    苏青笑道:“你这小和尚着实有趣,怎么,在死亡面前,哪怕是作妖都觉得无所谓了?”

    能忍点头颇为老实的说道:“这当然,好死不如赖活着。”

    “那你刚刚为何要自杀?”

    “……“

    苏青看着直接沉默的能忍摇了摇头说道:“也罢,你既然救了贫道蓬莱岛之弟子,贫道如今便送你一桩机缘,若是你福源足够,日后当有大造化。”

    说着。

    苏青右手一亮,一火耀棍现于手上,直接朝着那能忍丢了过去。

    能忍慌忙接住,却是一个不慎,直接被这棍子的重量给压了半个身子下去。

    苏青说道:“此番灾劫之所以生出,乃是百年前,你金山寺清了他全家三百七十二口,那蝙蝠妖只是为了复仇而来,你被咬,乃是天数使然,非是其他,一饮一啄自有定数,此番你是帮金山寺顶了劫数了。”

    能忍嘴巴张大。

    苏青说着,一指点向能忍手中的火耀棍,层层岩浆剥落,兀得,金光乍现。

    苏青言道:“那蝙蝠妖已经身损,此物贫道也重新炼制了一番,唤作风雷黄金棍,今日贫道将此物赐予你,以消你助我蓬莱岛弟子因果,这是那蝙蝠妖的修行功法,贫道也已经改动一二,为那上等功法,今日一并赐予你,此去远处万万里,自有你之机缘,去吧。”

    说完。

    苏青唤来天上青云,青云应声落下,直接咻的一声载着还处于懵逼状态中的能忍直接腾空飞出。

    ……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